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律师中介网 首页 百姓智慧 网络断案 查看内容

扎赉特旗欠条九、什么原因令法官初文倩判错案?

2017-12-25 14:07| 发布者: 皇帝未穿衣| 查看: 618| 评论: 0|来自: 中国律师中介网

摘要: 法官判错案、判冤案的原因无非有此几种:a、权力干预→枉法裁判制造冤假错案;b、钱色诱惑→徇私枉法制造冤假错案;c 、法官非专业→不懂装懂导致冤假错案;d、业务水准低下→不明就里导致冤假错案;e、不认真负责→ ...

      

 法官判错案、判冤案的原因无非有此几种:

a、权力干预枉法裁判制造冤假错案;

b、钱色诱惑徇私枉法制造冤假错案;

c 、法官非专业不懂装懂导致冤假错案

d、业务水准低下不明就里导致冤假错案;

e、不认真负责敷衍了事导致冤假错案。

本案法官初文倩判错案又是什么原因呢?

 

图一:售粮凭证

 

关于这个售粮凭证,我们先来看一看,在法庭上原告、原告证人、被告都是怎么解释的?

 

原告徐景福:

 

2014111,我雇佣他人货车拉36.02吨玉米到雨森公司粮库,经过雨森公司粮库质检员验收、过磅、卸车后,给了我一个小纸条即“领款证”,然后我拿着领款证和我的身份证、银行一卡通到雨森公司财物处结算。

以往我以及其他个体粮贩在雨森公司卖粮,财务处核实我们的领款证、份证后,记录下我们的银行卡号,随后,财务处再把我们的银行卡号转交给银行,同时给了我们这个“售粮凭证”,然后让我们就回家等信,第二天,或者几天、一两个月的时间不等,银行就把卖粮款打入我们的卡里。

因为我欠雨森公司粮库经纪人”王立国五万元钱。2014111日,在我卖完36.02吨玉米后,到雨森公司财务处结算时,王立国强行将我的36.02吨玉米领款证拿去,然后配合他的身份证在雨森公司财务处结算。粮库经纪人”王立国和雨森公司法人是亲戚关系,和司财务处工作人员极为熟悉,我拧不过他,雨森公司财务处就记录下王立国的银行卡号。后来,银行就把我卖36.02吨玉米的钱款计63058.70打进了王立国的银行卡里。

王立国当时只是想要回我欠他的五万元钱,而我是实际卖粮人,雨森公司财务处工作人员只记录下王立国的银行卡号,把这张“售粮凭证”交给了我,售粮凭证是我应该得到并保留的。

“售粮凭证”最为关键的作用就是,如果银行没有将卖粮款打进我们的银行卡里,我们卖粮人就拿着“售粮凭证”找粮库理论。

我欠王立国五万元钱给他打了一个欠条,王立国从雨森公司强行拿走我63058.70元卖粮的领款证时,并没有将五万元欠条退还给我,也没有给我写一个相关字据。后来王立国又拿着五万元欠条到扎赉特旗人民法院起诉我,他不承认从雨森公司领走63058.70元的卖粮款,法院也判我败诉。

既然王立国没有拿走我的63058.70元卖粮款,说明这笔钱还在雨森公司。因此,我就应该拿着这张“售粮凭证”找雨森公司要回我的63058.70元卖粮款

 

特别注明:

 

法庭上,徐景福还着重提出,在王立国借他五万元钱之前,因为购粮缺钱,雨森公司法人王贤艳也曾将五万元钱借给徐景福。随后,王贤艳将徐景福价值七万多元卖粮款的领款证扣下,七万多元售粮凭证交给徐景福保留。等银行将七万多元的卖粮款打进王贤艳的银行卡里后,王贤艳只留下她借给徐景福的五万元钱,多余两万多元退还给了徐景福。

这次王立国同样扣下徐景福63058.70元卖粮款的领款证,雨森公司也将36.02吨玉米的售粮凭证交给徐景福保留,区别在于,银行将卖粮款打进王立国的银行卡里,王立国不但不把多余的一万多元退还给徐景福,还拿着欠条到法院起诉徐景福。

徐景福怀疑,王立国是不是受到王贤艳那次借钱的启发?两次借钱是否存在关联性?

 

证人李晓光:

 

关于证人李晓光也是一个个体粮贩,他在法庭上的证言可分四个内容:

1)、李晓光认识徐景福、王立国;

2)、20141月份,在徐景福卖给雨森公司36.02吨玉米的同一时间,李晓光也卖给雨森公司三车玉米,雨森公司给出的价格和扎赉特旗其他粮库收购临储粮的价格一个样;

3)、雨森公司支付给李晓光的卖粮款,全部是通过信用社将钱打入李晓光的银行卡里,没有一笔是现金支付。

4)、在徐景福拿着36.02吨玉米的领款证到雨森公司财务处结算时,李晓光也在现场。李晓光证实,他亲眼目睹徐景福和王立国因为63058.70元卖粮款究竟该打进谁的银行卡里发生争执,最终雨森公司财务处没有记录徐景福的银行卡号。

 

被告代理人王贤光:

 

法庭上,被告代理人王贤光关于售粮凭证的辩护也可分为五点:

1)、这张“售粮凭证”在谁手里就证明谁领走了卖粮款。这个“售粮凭证”在徐景福手里就证明徐景福领走了卖粮款。证明王立国没有拿这笔卖粮款。

2)、谁拿领款证雨森公司就把钱给谁,雨森公司认证(领款证)不认人。关于徐景福这张售粮凭证上的钱款究竟是徐景福领走了,还是王立国领走了,我们雨森公司不管这个事。

3)、徐景福卖给雨森公司36.02吨玉米的时间是2014111日,雨森公司收购临储粮的时间是2014314日?2014214日?我记不清了,我们已经将证据递交给法庭(注:庭审录像显示,该证据并没有经过法庭质证,却被法官初文倩采信)。

4)、包括徐景福在内的个体粮贩,他们在雨森公司卖粮,雨森公司支付卖粮款的方式,都是由银行将卖粮款打进个体粮贩的银行卡里,唯独徐景福这笔63058.70元卖粮款,雨森公司是现金支付。

5雨森公司每天收购几千吨粮食,支付上千万资金!!???

 

分析:

 

以上是原告、原告证人、被告在法庭上对售粮凭证的解释。

经过我们研究发现,被告代理人王贤光在法庭上纯粹是顺口开河。王贤光所说的第一点和第二点存在非常明显的自相矛盾。而他说“雨森公司每天收购几千吨粮食,支付上千万资金”直接就是胡说八道。严格地讲,被告代理人王贤光是在向法庭说谎。

对于被告代理人王贤光在法庭上说谎,以及自相矛盾的诡辩,法官初文倩不可能分辨不出来。为什么明知其说谎还要采信谎言?

难道说农民个体粮贩徐景福就这样成为“冤大头”了?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