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律师中介网 首页 百姓智慧 网络断案 查看内容

扎赉特旗欠条十:《民事再审申请书》

2018-1-9 10:50| 发布者: 皇帝未穿衣| 查看: 420| 评论: 0|来自: 中国律师中介网

摘要: 民事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徐景福,男。19xx年xx月xx日出生,汉族,个体,住内蒙古自治区扎赉特旗阿尔本格勒镇xxxx村xxxxxx号。联系电话: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扎赉特 ...

 

民事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徐景福,男。19xxxxxx日出生,汉族,个体,住内蒙古自治区扎赉特旗阿尔本格勒镇xxxxxxxxxx号。联系电话: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扎赉特旗雨森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扎赉特旗音德尔镇xxxxxx屯。联系电话:

 法定代表人:王贤光,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徐景福因与被申请人扎赉特旗雨森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内蒙古自治区扎赉特旗人民法院于201741日作出的(2017)内2223民初41民事判决书和2017927日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内22民终775民事判决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之规定,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请求事项:

请求撤销扎赉特旗人民法院(2017)内2223民初41号民事判决、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2017)内22民终775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

 事实与理由:

 一、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2014111日,申请人卖给被申请人36.02吨玉米,被申请人给出价款为63058.70。被申请人收购粮食及结算流程是:粮库质检员验收、过磅、卸车,后给卖粮人一张领款证,卖粮人持领款证到粮库财务处结算,财务室工作人员核实领款证及卖粮人身份证信息后,记录下卖粮人的银行卡号,最后给卖粮人一张“售粮凭证”,叫卖粮人回家等信。第二天,或者几天、一两个月的时间不等,银行就把卖粮款打入卖粮人的卡里。因银行打卡付款存在时间上的不确定性,“售粮凭证”的作用就是,如果银行没有将卖粮款打进卖粮人的银行卡里,卖粮人就持“售粮凭证”作为依据找粮库要钱。

因为申请人当时收购粮食缺钱,向被申请人的“粮库经纪人”王立国借了五万元钱,并且给王立国打有欠条。2014111日申请人在被申请人财务处结算时,王立国拿走申请人36.02吨玉米的领款证,配合王立国的身份证信息核实后,被申请人的财务处记录了王立国的银行卡号。银行随后将63058.70元卖粮款打进王立国的银行卡里。作为直接卖粮人就只保留了36.02吨玉米的售粮凭证。

但是问题出现在,王立国从被申请人处拿走申请人36.02吨玉米的领款证时,并没有将五万元欠条退还给我,也没有给我写一个相关字据。一年后,即2015414日,王立国又拿着五万元欠条到扎赉特旗人民法院起诉申请人,他不承认从雨森公司领走63058.70元的卖粮款,法院向被申请人调查取证时,被申请人撒谎作伪证,告诉法院‘关于徐景福的卖粮,是没有任何记载和记录的’由此,法院判定申请人向王立国支付五万元欠款。

因此,申请人拿着36.02吨玉米的“售粮凭证”将被申请人告上法庭,要求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63058.70元粮款。

一审庭审中,被申请人答辩“原告卖粮是属实的,但是钱我们已经付完了。”那么,本案的争议焦点就是被申请人是否向申请人支付63058.70元粮款?则举证责任在被申请人一方

然而,一审法院认定“徐景福持有的0002311号收购凭证第四联并非是据以向雨森公司主张权利的有力证据,雨森公司称已经支付完毕的理由由本院予以支持。”显系举证责任分配错误,而且被申请人在本案庭审中又称现金支付(另案称是汇款支付),且相应票据已经销毁,法院居然认可被申请人如此牵强附后且相互矛盾的说辞,认为申请人不能证明被申请人没有付款,而驳回申请人的请求!二审法院仅以“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丧失纠偏的二审意义。

事实上,一审法庭上被申请人代理人王贤光并不否认公司粮库经纪人王立国通过被申请人拿走了申请人的63058.70元粮款,他说:“谁拿领款证雨森公司就把钱给谁,雨森公司认证(领款证)不认人。关于徐景福这张售粮凭证上的钱款究竟是徐景福领走了,还是王立国领走了,我们雨森公司不管这个事。”(证据:庭审录像)。显然,如果调取被申请人在该期间的银行转账流水,该笔款项转给了谁,必定能够真相大白。

二、法院采信没有经过法庭质证的被申请人证据

一审法院采信的内蒙古裕丰粮油食品有限公司《内裕丰【2015006号文件》,该证据没有通过法庭质证,其真实性,与雨森公司的关联性以及与本案的关联性我们都无从得知(证据:一审庭审录像)。

三、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

申请人找到的新证据:

关于申请人手中的售粮凭证究竟是贸易粮凭证还是临储粮凭证?申请人通过扎赉特旗粮食部门找到了2014年国家收购临储粮的“玉米潮粮收购价格表”。价格表证明,2014111日雨森公司收购我36.02吨玉米是按照国家临储粮三等级,扣除水分28.5,每市斤0.87711元计算的。即: 36.02吨×2000市斤×0.87711=63187.0044元;再扣除卸车费128元,即63059.0044元,与63058.70误差0.3044元。

申请人请求法院调取新证据:

申请人请求法院调取雨森公司粮库经纪人王立国20141月至12月份银行交易流水记录,以证实王立国领取我201411163058.70元卖粮款。

综上,本案标的不大,确是再审申请人徐景福的血汗钱,被申请人子虚乌有的说辞居然被法院认可,并且法院明知被申请人公司账务存在问题,而不将有关问题移送给公安机关(判决书称:“对于雨森公司账目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车船税法》等法律并非民法调整对象,本院不予论述”)。恳请贵院依法决定再审,依法改判,维护申请再审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

                                      

 

      注: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于昨日受理。

 

 201819日星期二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服务宗旨

依照法律    注重证据

尊重科学    绝不违心

对于我们办理的每一个案件,都力求做到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完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