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律师中介网 首页 公益慈善 妇幼保护 查看内容

男童被拐27年 麻城警方通过DNA比对找到其亲生父母

2018-2-8 11:30| 发布者: 小鱼儿| 查看: 49| 评论: 0|来自: 新华网-检察日报

摘要:   27年前,他被卖了1000块钱  经过DNA比对,曹进城找到了亲生父母,曹先金夫妇寻回了苦苦思念的儿子  上:母子相拥;中:贺客盈门;下:记者(左一)与曹先金一家  “你儿子曹进城找到了,12月18号回来!”2 ...

    27年前,他被卖了1000块钱

  经过DNA比对,曹进城找到了亲生父母,曹先金夫妇寻回了苦苦思念的儿子

  上:母子相拥;中:贺客盈门;下:记者(左一)与曹先金一家

  “你儿子曹进城找到了,12月18号回来!”2017年12月17日晚,55岁的曹先金和妻子陈绍荣忽然接到警方的电话通知。

  放下电话,夫妻俩愣在那里,不敢相信这从天而降的喜讯。而后,陈绍荣像遭电击一般,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听到儿媳的哭声,正在楼上看电视的曹先金的母亲慌慌张张跑下来。得知这一喜讯,老人家抱着儿媳跟着哭。对曹家人来说,这一天,这一刻,实在等得太久太久了。

  27年前,曹家的二儿子曹进城被拐,从此失踪。如今,曹进城终于要回家了。

  骨肉相见喜极而泣

  2017年12月19日凌晨,曹先金和陈绍荣便起床忙碌起来。曹家居住的湖北省麻城市龙池桥办事处陵园社区也沉浸在浓厚的喜庆气氛中,一条红地毯从曹先金家门口铺过整条巷子,一直延伸到巷外的主干道上。巷子里挂着“万分感谢党和政府”“喜迎儿子回家”的横幅,展示着曹家人无比激动的心情。

  上午10点半,鞭炮齐鸣,在众人焦灼的等待与期盼中,一位特别的“客人”在麻城市公安局技术室主任陈向阳、刑侦队长胡刚的陪伴下,踩着红地毯,穿过人群,大步往曹家院子走去。

  这位身高1米78、浓眉大眼,喉结处有一枚黑色胎记的小伙子刚进大门,就被曹先金、陈绍荣、他们的长子、女儿,还有78岁高龄的曹奶奶紧紧围住。

  “儿呀,你可回家了!”陈绍荣抱着儿子失声痛哭。“妈妈、爸爸……”曹进城也声音哽咽。陈绍荣满脸泪水,捧着儿子的脸看了又看,喃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伢呀,你回来了,你爷爷终于可以闭上眼睛了。”曹奶奶见到孙子,颤巍巍地伸出手紧紧抓着他,像是生怕一松手孙子又跑丢了。老人说,几年前,曹进城的爷爷临终时一再交待家人要找回孙子曹进城,去世时眼睛都没闭上。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弟弟。”曹进城的大哥曹进波说自己仿佛刚从噩梦中醒来。这些年,他一直活在愧疚里,总觉得当年是自己不小心弄丢了弟弟。在厦门打工的他这次专门请假坐飞机赶回麻城,等着弟弟回家。

  曹进城回来这天,他的舅舅、舅妈、堂兄堂弟、堂姐堂妹、表兄表姐都来了,亲戚朋友见证了这个家庭团圆的时刻。从路口到曹先金家,上百名附近居民挤在小巷里,看着曹进城回家,不少人边鼓掌边掉泪。

  两天后的12月21日,当记者走进曹先金家所在小巷时,看着风中飘扬的大红横幅和满地的鞭炮碎屑,仍然能强烈感受到当时曹家人迎接儿子的激动,感受到这家人团圆的不易。

  两岁男童家门口被拐

  1990年11月7日,是曹先金一家刻骨铭心的日子。虽然已过去整整27年,但曹先金、陈绍荣夫妇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他们两岁的小儿子曹进城失踪了。

  那天上午10点多,曹先金4岁的大儿子曹进波和邻居家男孩何双林用小推车推着曹进城在家门口附近玩耍。这时,一个60岁左右的男子上前抱起曹进城,对那两个孩子说:“我把他抱到你家大人那里去,你们在这里玩。”说完,便将曹进城抱走了。两个还不懂事的孩子完全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玩累了,才推着空车回家。

  陈绍荣在家里忙着照顾出生刚两个月的女儿,见曹进波独自回家,大惊失色。得知曹进城被陌生人抱走,曹家立即报了警,并在麻城市区到处寻找。接到报警后,麻城警方也立即安排警力全城搜寻。

  警方和曹先金一家及其亲朋好友找遍了整个麻城,仍不见曹进城的踪影。当时,曹先金在麻城开着一个小店,专门替人加工门窗,每月收入可观。儿子被拐后,他停下所有工作,从麻城找到黄冈,从黄冈找到武汉,辗转安徽、河南等地,每次都失望而归。

  “不管花多大代价,都必须找到儿子!”尽管希望渺茫,曹先金夫妇却从没想过放弃。

  儿子失踪后,曹先金和陈绍荣先后两次到当地公安局采集DNA血样,曹进城的相关信息也上传到全国失踪人口库。几年前,曹家开始上网寻亲,还在“宝贝回家”网上作了登记。

  27年中,每隔一段时间,曹先金夫妇都会到麻城公安局刑侦大队,打听儿子被拐案件的进展情况。平时,只要听说哪里有捡到孩子的,曹先金夫妇也一定会赶去辨认。

  与儿子分别日久,曹先金、陈绍荣仍清楚记得曹进城脖子上有一小块黑色胎记,“随着年龄的增长,相貌可能会变,但这个从胎里带来的印记应该不会消失。”夫妻俩还保留着当年曹进城穿过的小衣服,1周岁时拍的照片,以及当年他们发出的寻人启事。

  警方也从未放弃对曹进城的寻找。2016年初,麻城警方对历年来儿童被拐案件进行了梳理,成立专班进行回访和侦办。同时,随着鉴定技术的发展,黄冈市公安局也成立了DNA实验室,对涉拐儿童的亲属进行血样采集和登记工作。2016年5月10日,麻城警方对曹先金夫妻俩进行了DNA血样检验入库工作。

  DNA比对帮了大忙

  转机发生在2017年7月17日。那天,一个操河南口音的小伙子来到麻城市公安局,说自己叫路玉龙,家住河南省许昌市农村。他告诉民警:听我养父说,我是1990年10月左右被他从一个60多岁的男子手中花1000元买来抱回家的。

  “不会这么巧吧?”熟悉曹进城失踪案的陈向阳有些吃惊又不太敢相信。想起曹先金夫妇多次强调过的胎记,他向路玉龙脖子上看去:路玉龙的喉结处真有一块指甲大小的胎记,很清晰也很特别!

  麻城市公安局立即对路玉龙进行了DNA采集工作,然后将血样第一时间送往黄冈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

  8月7日,路玉龙的DNA数据入库比对。比对结果显示:路玉龙与曹先金、陈绍荣夫妇有亲子关系的概率超过99%,可以认定路玉龙就是曹先金、陈绍荣夫妇的生物学儿子。慎重起见,这一数据还要送交公安部打拐数据库进行复核。

  等待的日子显得格外漫长。一个月后,上级公安机关完成复核,认定路玉龙就是曹先金和陈绍荣夫妻的亲生儿子。

  获得权威数据后,陈向阳立即联系路玉龙,告知鉴定结论。当时路玉龙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怕让亲生父母担心,要求警方先对其父母保密,等他身体恢复健康就回麻城认亲。12月初,路玉龙身体康复,知会麻城警方,说自己可以回家了。

  12月18日晚上,路玉龙抵达麻城,从民警手中接过亲子鉴定书。他颤抖着双手打开证书,反复看了三遍,看完后眼含热泪,不停说着“感谢”。民警离开宾馆房间时,听见房间里传出路玉龙再也无法控制的哭泣声。

  7岁开始怀疑身世

  当年曹进城被拐后,被人以1000元的价格卖给在麻城做小生意的路某。路某生了3个女儿,一直想要个儿子,便将曹进城抱回河南许昌老家,起名路玉龙。

  路玉龙7岁上学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听邻居说起他是捡来的孩子,从此在心底埋下疑问:我亲生父母是谁,他们在哪里?他问过养父,可养父一直否认,坚持说他是亲生的。后来,路玉龙的姐姐帮忙做通了路某的工作,路某才于2017年7月初告诉曹进城真实情况,猜测他可能是麻城人。路玉龙立即奔赴麻城,到公安局恳请民警为自己寻亲。

  如今,即将进入而立之年的曹进城也已结婚生子,有了一双儿女,大儿子9岁,小女儿7岁。对儿时在麻城的记忆,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自从明确了身世,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回家,找到亲生父母。他从小吃穿不愁,路家人对他也很好,但每到夜深人静时,想起远方不知在哪里的亲生父母,他会独自躲在房间里哭。

  找到亲生父母后,曹进城内心的感受非常复杂。一面是血缘亲情,一面是27年的养育之恩。他想的是,亲生父母一定要认,否则此生不安,但养父母的养育之恩也不能忘,希望亲生父母能多给他一些时间来协调处理好这些事情。开明厚道的曹先金和陈绍荣均表示尊重儿子的选择。

  “我现在也是做父亲的人了,能理解父母的艰辛。”曹进城说,虽然找到了亲生父母,但他仍会好好孝敬养父母。

  愿天下无拐

  陈向阳对记者说:“看到这一家人团聚,我也泪湿了眼睛。那一刻,我再次感受到警察这个职业的光荣和骄傲。拐卖孩子对一个家庭的伤害太大了,我愿为天下无拐做更多工作。”

  黄冈市公安局DNA实验室技术民警王子强向记者介绍,“目前普遍采用的DNA检验技术具有个体识别率高、亲缘关系认定准确的特点,是确认走失或被拐卖儿童身份最有效的技术手段之一。公安部已建立全国打拐DNA数据库,用信息成果和高科技手段查找被拐卖走失儿童。只要采集的疑似走失或被拐卖儿童DNA样本与数据库中失踪儿童父母DNA相匹配,立即就可以实现千里寻亲。寻亲人员的DNA信息在打拐DNA数据库这个警用平台上,会实现自动检索,一旦相关数据吻合,就可能意味着某个寻亲的家庭将会团圆。”

  曹进城被拐案也受到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领导的关注,“每一次孩子被解救后送还给亲生父母,父母抱着孩子的感觉就好像恨不能将其融到自己身体里一样,或抱头痛哭,或不知所措地流泪,这些场景都让我激动不已。”

  看到曹家人久别重逢后那份发自肺腑的欢悦和兴奋,听着曹先金夫妇倾诉这27年来,为寻找儿子经历的那些悲苦,记者的鼻子也有些发酸。比起那些永远也无法和失踪亲人团聚的人们,曹家人还是幸运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份团圆也太沉重了。这样的别离与重逢,还是越少越好。

  根据我国刑法第240条的相关规定,拐卖儿童罪的起刑是5年,情节严重的,最高可判死刑。当年拐卖曹进城的男子,在曹进城寻亲前已经离世。但即便法律能惩罚到此人,也不能抹平曹进城和其家人绵延多年的伤痛。

  人贩子对失踪儿童家庭产生的影响是灾难性的。但愿类似故事不再上演,但愿天下无拐。

  链接·对话

  2017年12月21日,在湖北省麻城市曹先金的家里,记者与曹进城有过一番对话,他袒露了自己认亲前后的心路历程。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身世的?

  曹进城:2017年7月。

  记者:知道后心里有什么感受?

  曹进城:想着一定要找到亲生父母。

  记者:养父母同意吗?

  曹进城:养父开始不同意,是我两个姐姐做通了他的工作。

  记者:你妻子同意你来吗?

  曹进城:她一直都同意,支持我寻亲。

  记者:见到亲生父母、奶奶、哥哥、妹妹有什么感受?

  曹进城:又开心又难过。

  记者:为什么会难过?

  曹进城:来得太晚了,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父母都老了,爷爷也不在了。

  记者:打算在麻城家里待多久?

  曹进城:待十天吧,然后带亲生父母、哥哥、妹妹一起回去。

  记者:能协调好双方亲人的关系吗?

  曹进城:我想可以的,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我想让他们彼此也结成亲戚。

  记者:你亲生父母愿意跟你回去吗?

  曹进城:愿意,我父母都说要感谢我养父母,感谢那边的家人,说他们待我很好,付出了很多心血,应该感恩。

  记者:以后有什么打算?

  曹进城:找到亲生父母,算是了却了一件心事。以后我会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孝顺双方父母,更好地生活。(《方圆》杂志记者 张振华 刘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