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律师中介网 首页 社会百态 诡辩奇术 查看内容

中国侦探罗宏全断案形同冷酷杀手一招制胜

2018-12-2 07:16| 发布者: 皇帝未穿衣| 查看: 728| 评论: 0|来自: 律师中介网

摘要: 一个高效的顶级杀手,在执行任务时,从来不做无谓的浪战。他总是准确无误地选择对方的心脏或者大脑,一发毙命。中国侦探罗宏全在办理每一个冤假错案时,都是这样做的。首先用无懈可击的证据,将繁杂的案情简化到一个 ...


一个高效的顶级杀手,在执行任务时,从来不做无谓的浪战。他总是准确无误地选择对方的心脏或者大脑,一发毙命。中国侦探罗宏全在办理每一个冤假错案时,都是这样做的。首先用无懈可击的证据,将繁杂的案情简化到一个点,浓缩到一句话,明白到令制造冤假错案者无可狡辩的程度,扒掉制造冤案者最后的内裤,进而将制造冤案者逼入绝境令其最终低头认罪。

案例一、辽宁鞍山无头案

案情简介

科尔沁草原上的蒙古姑娘赵红梅,随丈夫到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腾鳌镇打工,2013828日凌晨于住处五楼坠亡。赵红梅父母是一对没有文化,没有见过世面,老实巴交的牧民。从科尔沁草原赶到辽宁鞍山海城市火葬场时,按照火葬场工作人员要求签字后,赵红梅遗体即刻被火化。连一张遗体照片都没有留下。随后,海城市公安局法医造假,认定赵红梅系跳楼自杀。

回家后,赵红梅父母越想越不对劲,认为女儿赵红梅可能死于他杀。于是,赵红梅父母分别在内蒙、辽宁找多个律师,所有律师都束手无策。

走投无路的赵红梅父母来到北京,中国侦探罗宏全接待了他们。赵红梅父母所能提供与案件有关的,也只有一份海城市公安局法医于2013829日书写的公(海)鉴(法医)字【2013131《刑事技术检验报告》。该报告却认定赵红梅是跳楼自杀。毫无疑问,这是一起不折不扣的无头案。

侦探罗宏全毅然接案,住进腾鳌镇两月余暗访,最终进入第一案发现场。在死者赵红梅所住五楼至四楼间发现多处大面积被砂布、刮刀清理后疑似血迹痕迹。

罗宏全拍照楼道血迹面积回京和专家进行研讨,根据血迹面积的大小确认死者失血量超1000ml,这是一个足以令人丧命的数字。

随后,侦探罗宏全取血样连同死者赵红梅父母带回北京,到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做亲子鉴定。结果确认,案发第一现场超过1000ml的血迹属于死者赵红梅。

本案重点:

海城市公安局公(海)鉴(法医)字【2013131《刑事技术检验报告》所描述死者赵红梅身上所有新旧伤口的出血量,都不足以形成案发第一现场超过1000ml的血迹面积。因此判定,赵红梅死于他杀,海城市公安局法医造假。

参与本案的有专门知识的人:

王鹏:北京京城明鉴法医学研究主任;

张继宗:公安部专家、一级警监。

案例二、满洲里冤案

案情简介:

2013911日,当事人刘某与郎春宝发生口角并厮打,导致郎春宝面部受伤。满洲里公安局法医认定郎春宝面部伤是刘某用脚踢伤,即钝器伤,伤情为轻伤二级。满洲里人民法院依此判刘某有期徒刑九个月,并赔偿郎春宝4万元人民币。出狱后,刘某走上了五年之久的上访维权之路。

幸运的刘某走进了北京云智科鉴中心,我国著名法医胡志强、庄洪胜为他出具了专家意见,确认满洲里公安局法医造假。后,刘某找到中国侦探罗宏全。

侦探罗宏全亲到满洲里案发现场实地勘察,最终将案件精简到一句话,确认所谓的受害人郎春宝面部伤是锐器伤,否定了满洲里公安局法医认定的钝器伤,如今,呼伦贝尔市公检法,满洲里公检法都已经认识到刘某案是一冤案。最终为刘某平反昭雪奠定坚实基础。

刘某冤案有法院判定,平反昭雪也应该有法院改判。基于刘某上访五年之久,精神伤害巨大,为了让刘某能够恢复至正常人的精神状态,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之中,侦探罗宏全给刘某的建议是,平反昭雪不要急于一时。

本案重点:

所谓的受害人郎春宝的面部伤口是锐器伤,而不是钝器伤

参与本案的有专门知识的人:

胡志强:著名法医,北京云智科鉴中心特聘专家法医;

庄洪胜:最高人民检察院主任法医师

案例三、浙江省台州市黄福英上访案

案情简介:

20091220日,因为邻里纠纷,黄福英的儿子徐立军的头部被邻居徐中里打伤。台州市黄岩区公安局法医鉴定徐立军的伤情为轻微伤。为此黄福英走上了8年的信访维权之路。

上访8年,黄福英被关押黑监狱、被接访人员殴打致伤,被治安拘留、刑事拘留等。因为儿子徐立军被打伤的一个案子上访,结果又衍生出多个案子。因此,黄福英的上访材料杂乱无章,一般没有研究过中国信访的人,很难找出黄福英案的关键点。

对于信访专家罗宏全而言,黄福英上访案并不复杂,只要抓住“母案”,即黄福英儿子被打伤案,其他衍生的案件都能够迎刃而解了。

北京云智科鉴中心的专家意见非常明确指出,案发8年后的现在,黄福英儿子徐立军头部愈合后的伤口长依然是7厘米!依据司法法【19906号《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六条之规定构成轻伤。徐立军头部受伤后,出现了癫痫症状,长期抗癫痫治疗。依据司法【1990070号《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48条之规定,徐立军的伤情构成重伤。

据此,侦探罗宏全指导黄福英正确维权。强制要求黄福英眼下只告儿子徐立军头部被打伤一个案子,其余被关押黑监狱、被接访人员殴打致伤,被治安拘留、刑事拘留等其他衍生案暂时搁置不告,不再给制造冤案的警察、法医、地方接访、维稳官员东拉西扯、胡扯八道的任何借口和机会。

如今,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区公安局上上下下都知道黄福英儿子被打伤案是办案警察、法医造假,如何依法惩治造假警察、法医,只是他们碍于情面,一时半会儿还难以决定。

上访8年的黄福英反而冷静了,她说:“罗老师,我现在想清楚了,由于警察、法医造假,害得我上访8年,也折磨我8年。因为您和胡志强老师、庄洪胜老师帮助我,那些造假者现在也非常清楚,已经是纸里包不住火了,我儿子的案件翻过来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案子一翻过来,那些造假的警察、法医都得扒皮进监狱。所以,现在我反而倒是不着急了。也让警察、法医体验体验提心吊胆、度日如年,被折磨的滋味。”

本案重点:

案发8年后的今天,黄福英儿子徐立军头部伤口依旧是7厘米长,这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参与本案的有专门知识的人:

胡志强:著名法医,北京云智科鉴中心特聘专家法医

庄洪胜:最高人民检察院原主任法医师。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