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律师中介网 首页 百姓智慧 网络断案 查看内容

农安县人民法院法官郭庆玺必须脱法官服穿囚服

2020-6-27 10:06| 发布者: 皇帝未穿衣| 查看: 1890| 评论: 0|来自: 律师中介网

摘要: 无论是什么人、以什么方式破坏法治秩序,其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尤其是故意行为。而执法、司法人员故意破坏法治秩序的行为更应受到法律的严惩。2001年6月22日6时许,吉林省农安县发生了一起一死六伤的重大交通事故。 ...

 

无论是什么人、以什么方式破坏法治秩序,其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尤其是故意行为。而执法、司法人员故意破坏法治秩序的行为更应受到法律的严惩

2001年6月22日6时许,吉林省农安县发生了一起一死六伤的重大交通事故。有充分的证据证实,涉事司机谷利军也是那场交通事故的受害人。然而,农安县人民法院法官郭庆玺却作出枉法裁判,判处受害司机谷利军有期徒刑三年。

以下,我们用证据来揭露农安县人民法院法官郭庆玺的犯罪事实。

图一:案发现场(图片来源于本案卷宗)

这是农安县交警大队于2001年6月22日拍摄的这起一死六伤的重大交通事故的现场图。

大家可以从图中清楚地看到,事发路段的公路上有五个黑色的丝袋子,路面上到处是黑乎乎的油污,并且路上有多处疑似刹车的痕迹。

我们通过实地走访调查后得知,案发当年,农安县盛产石油,也盛产偷油的“油耗子”,同时也盛产非法的私人石油加工厂。丝袋子里装的是私人石油加工厂提炼后的石油渣子,不知是哪一家私人石油加工厂趁黑丢弃在公路上的。丝袋子异常滑溜,汽车进入这样的路面如同人走在光滑的冰面上,驾驶员很难控制行驶中的车辆,这种情况下十有八九会发生交通事故。

从上图我们清楚地看到,道路上的丝袋子多达5个!有的丝袋子已经破损,导致路面上全是油污。司机谷利军驾车经过这里,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导致包括谷利军本人在内一死六伤。

就凭本案卷宗中这张农安县交警大队拍摄的事故现场图,就能够清楚地证实谷利军本人也是本案的直接受害人。由于农安县交警大队没能及时找到黑夜丢弃丝袋子的人,没有找到事故元凶,也就无法破案,案件至今仍是不了了之。

自事发的2001年至2019年,受害司机谷利军在老家结婚生子,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哪里都没去,18年前的那场交通事故似乎也不会有人再提起。

令谷利军及其家人做梦都想不到的是,18年后,谷利军被农安县公安局传唤并扣押。办案民警为了制造冤案编造了谎言,说是谷利军自己因为18年前的那场交通事故案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农安县公安局这是头顶太阳说鬼话

图二:公安局制造冤案的铁证(图片来源于本案卷宗)

这是来自本案卷宗的两个证据,我们之所以将它们拼放在一起,是为了把两个证据中的印章作对比,以揭开冤案真相。

通过对比我们发现了三个严重的问题:

第一,图二(2)印章中的“农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事故处理专用章”字迹清晰连贯;而图二(1)印章中的“农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事故处理专用章”字迹严重残缺,特别是“专用章”三个字中的“专用”两字明显被人故意涂抹掉了。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六十二条“书证有更改或者更改迹象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的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可见图二(1“道路交通事故报案、立案登记”是一个无效证据。同时,它也有可能是公安机关涉嫌陷害受害司机谷利军的证据。然而,可笑的是,在本案中它却成了公诉机关指认受害司机谷利军有罪的关键证据。

第二,图二(1)是上下两张纸叠放在一起的,一新一旧(需要进一步实物验证)。上面的是2001年的旧纸,下面则是2019年的新纸,一枚印章盖在两张间隔18年的纸上,并且印章中的关键字被涂抹掉,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说明了什么?说明农安县公安局在赤裸裸地造假,制造冤案。

第三,图二(1)道路交通事故报案、立案登记,办案人意见一栏写的是立案,也就是说当时还没有立案,需要领导审查批准是否立案,因此才有了下一栏的领导审批,而领导审批栏中既没有公安局领导批示,而也没有加盖农安县公安局公章。该证据证实,本案2001年发生后,农安县公安局并没有做刑事立案。

图三:补充证据(图片来源于本案卷宗)

这份“办案说明”是公诉人向法院补充的,原因是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于2020年4月7日在律师中介网发文《吉林省农安县公、检、法三家全部是法盲?》之后,公诉人感觉事情不妙,不想承担责任,于2020年4月23日找农安县公安局出具了这份“办案说明”。

这份“办案说明”能够证明什么?它只能说明当年办案民警还活着。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出具一个书面证明,合理解释“道路交通事故报案、立案登记”中公安局领导没有批示、没有加盖公安局公章的原因?


       总结

本案在法庭上辩论的焦点是:2001年案发时,农安县公安局究竟有没有将该案作刑事立案?然而,公诉人向法庭所通过的所有证据证实,2001年案发时,农安县公安局根本就没有把该案作刑事立案。关于这一点主审法官倒是看得清楚,他在(2020)吉0122刑初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第15页第9、10两行写道:“经查,本案公安机关应予立案而没有立案”,确认了当时公安机关没有立案的事实。

紧接着,主审法官犯了一个法盲都不会犯的错误,他在1011、1213行写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所以本案未过追诉时效,公诉人的异议成立,应予采纳。”

判定主审法官认定的“本案未过追诉时效”是否正确,我们必须搞清楚三点:一、当年公安机关是否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二、本案的“追诉期”究竟是多少年?三、被害人是不是在追诉期限内提出了控告。

以下是我们依据卷宗办案机关提供的证据进行分析:

一、所有证据证实,本案当年不具备立案条件;

二、本案主审法官判处受害司机谷利军有期徒刑三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本案的“追诉期”只能是5年,即2001年至2006年;

三、本案的“追诉期”终止于2006年,而本案所谓的受害人是在2019年提出的控告,已经过了法定“追诉期”13年之久!显然,主审法官认定“本案未过追诉时效”是完全错误的。

我们无法相信,如此简单的法律条款,主审法官竟然适用错误,分明是故意枉法裁判。

因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徇私枉法罪、枉法裁判罪】之相关规定,主审法官郭庆玺必须脱掉法官服,改穿囚徒服。

一起18年前不具备立案条件并且没有立案的交通事故案,18年后早已过了法定追诉期限,最关键的是,18年后,受害人(死者家属)也并没有提出控告,警方仅凭一个匿名电话(不排除撒谎)就把受害司机抓起来判刑三年,这是常人无法想象也不敢相信的事情,警察怎么可能如此随意地去冤枉一个农民呢?

据我们多年办理此类冤假错案的经验分析,该冤案应该是农安县公安机关人为制造的现代版“杀良冒功”案。


 此致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


 

2020年6月27日星期六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服务宗旨

     依照法律    注重证据

     尊重科学    绝不违心

 对于我们办理的每一个案件,都力求做到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完美。

此案将载入《中国信访研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