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律师中介网 首页 律师天地 判决裁定 查看内容

贵州未成年人冤案一:法院判令未成年人为吸毒者买毒品

2020-7-11 09:28| 发布者: 皇帝未穿衣| 查看: 1362| 评论: 0|来自: 律师中介网

摘要: 摘要: 钱与实物的区别就是,钱的所有权与支配权是连体的,有了所有权即有了支配权,相应的,有了支配权即有了所有权。本案的重点就在于,所谓的受害人陈某群将其银行卡的支配权授予其吸毒的儿子陈某剑,而陈某剑又 ...


摘要:

钱与实物的区别就是,钱的所有权与支配权是连体的,有了所有权即有了支配权,相应的,有了支配权即有了所有权。本案的重点就在于,所谓的受害人陈某将其银行卡的支配权授予其吸毒的儿子陈某剑,而陈某剑又将其银行卡的支配权转授予了未成年少女李某。李某行使被动获取的支配权,其行为不存在违法。因此,本案未成年少女李某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

作出该冤案判决的贵州省织金县人民法院法官龙永红是一位来自外星球的生物,她不了解地球人类,不了解现实中的中国,不了解现实中的贵州省,不了解现实中的织金县。基本情况就应该是这样的。

一个劣迹斑斑、屡次被强制戒毒的吸毒人员陈某剑,刚刚走出戒毒所,就把一个未成年女孩李某弄到自己的家中同居三个多月(不排除陈某剑拐骗未成年少女李某的可能)。如果不是陈某剑吸毒再次被警方抓去强制戒毒,他们有可能会同居更长的时间,甚至一辈子。

吸毒人员陈某剑的爸爸不是李刚,他靠什么吸引未成年少女?他能够给未成年少女提供什么,才会让女孩心甘情愿地和他同居?毫无疑问,在现实的社会中,吸毒人员陈某剑只能用金钱。

我们在织金县走访得知,织金县男孩想娶媳妇,必须花10万元至30万元的聘礼。因为未成年少女李某和吸毒人员陈某剑同居三个月的缘故,陈家花去十多万元(判决认定115991.75)。之后,织金县人民法院偏信陈某剑一家之言,判未成年少女李某犯盗窃罪入狱三年六个月。

我们梳理了未成年少女李某获得银行卡密码的过程:20188月,吸毒人员陈某剑从戒毒所出来,未成年少女李某到陈某剑家中与之同住。陈某剑将母亲陈某群的银行卡绑定在自己的微信账号上。陈某群将银行卡密码告诉儿子陈某剑,陈某剑又将密码告诉了未成年少女李某。由此可见,未成年少女李某获得陈某群的银行密码是被动接受。

陈某剑被警方再次抓去强制戒毒两年后(陈某群将此消息告知了李某的母亲),陈某群眼看人财两空,就到公安机关报案,说李某盗窃了她的钱。证据就是吸毒人员陈某剑的一句话:“支付密码是我和李某在一起时我告诉她的,我从来没有允许李某登录我的微信提现卡里的钱”这简直就是一句废话,如果陈某剑不允许李某登录他的微信提现卡里的钱为什么还要告诉李某支付密码?再者,如果陈某剑真心不允许李某登录其微信提现卡里的钱,就应该及时修改支付密码

陈某剑的证言,是在其被警方抓住强制戒毒后,其母亲陈某群到公安机关报案后,警方到戒毒所提取的。这是一个没有可信的佐证支持的孤证。就这样一个孤证被法官采信用以判定未成年少女李某有罪,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法官龙永红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其它方面有问题。我们通过实地走访并结合卷宗调查,还发现两个更严重的问题:

一、法官采信本案所谓的受害人陈某群的证言:“十多年前,我用我的身份证在织金县城关镇大水沟农商银行办理了一张卡,平时就存钱在里面,十多年来存了十多万元钱。”然而,我们在检查此案卷宗时发现,陈某群的这张卡十多年来一直只有很少的余额,直到李某到其家中与其儿子陈某剑同居的201879日,此卡中也只有存款余额2099.27!这说明陈某群的证言其实是谎言。然而,就在李某与其儿子陈某剑同居后半年左右的时间内,陈某群往卡里猛存了139293.09

据未成年少女李某的母亲反映,所谓的受害人陈某群在当地开了一家只摆放几张小桌子的夜市小吃店,其月收入顶天了也就是5000元左右,半年左右的时间内收入也只有30000元左右。陈某群在半年左右的时间内往卡里猛存了139293.09,多出的100000钱从何而来?这就说明了两个问题:(1)陈某群拼命地向亲朋好友借贷;(2)陈某群的这十多万元有可能是非法所得。陈某群往卡里拼命地存钱,甚至不惜以身试法,其行为的目的是什么?除了为自己那吸毒的儿子陈某剑挽留未成年少女李某(陈某群认为的“准儿媳妇”)的心,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二、就吸毒人员陈某剑三个月吸毒的毒资问题,我们走访了织金县民警。民警说:“对待吸毒人员,我们这里是有区别的,初犯被我们抓住后,第一次强制戒毒的时间一般是15日。像陈某剑这种瘾君子,已经不是一般的吸毒人员了,这种人每天吸毒所需毒资最低200元,多则1000元,甚至更多。”按照民警的说法,吸毒人员陈某剑在三个多月的时间内,所花费毒资少则2万元左右,多则十万元。

于是,我们检查了该案卷宗涉案银行卡的流水,20188月(陈某剑从戒毒所出来的当月)、9月、10月、119日(陈某剑再次被强制戒毒日),涉案银行卡所有开销只有13897.65。这样就又出现两个问题:(113897.65元不是吸毒人员陈某剑毒资的全部,陈某剑有可能存在以贩养吸的隐形犯罪行为,当然这个推测应由织金县公安机关查证;(2)公诉机关没有确定13897.65元钱不是毒资,而织金县人民法院却认定这13897.65元钱是一个未成年少女的部分犯罪资金,无疑是判定一个未成年少女为瘾君子吸毒买单,这是哪一个国家的法律?何来公平正义?


 此致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

 

2020711日星期六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服务宗旨

     依照法律    注重证据

     尊重科学    绝不违心

 对于我们办理的每一个案件,都力求做到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完美。

 

 附该案《刑事判决书》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