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律师中介网 首页 百姓智慧 网络断案 查看内容

贵州未成年人冤案三:刑事申诉状

2020-7-24 09:12| 发布者: 皇帝未穿衣| 查看: 859| 评论: 0|来自: 律师中介网

摘要: 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李某,女,2001年11月20日出生(2018年案发时未成年),穿青人,初中文化,住织金县城关镇白岩村冲头组。 代为申诉人:李某某,男,系申诉人李某之父,住址同上。 申诉人对贵州省织金县人民法院 ...


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李某,女,20011120日出生(2018年案发时未成年),穿青人,初中文化,住织金县城关镇白岩村冲头组。

代为申诉人:李某某,男,系申诉人李某之父,住址同上。

申诉人对贵州省织金县人民法院(2020)黔0524刑初33号刑事判决不服,现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请求依法提请审判监督程序,撤销贵州省织金县人民法院(2020)黔0524刑初33号刑事判决。

2、依法改判申诉人李某无罪。

事实与理由: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采信的证人证言反而能证明申诉人无罪,具体如下:

一、    原审法官采信受害人陈某群的谎言判申诉人有罪

法官采信所谓的受害人陈某群的谎言判定申诉人有罪,这不是一般的荒谬,而是对法律的公然蔑视,是对公平正义的公然践踏。

陈某群向公安机关作证时说:“十多年前,我用我的身份证在织金县城关镇大水沟农商银行办理了一张卡,平时就存钱在里面,十多年来存了十多万元钱(引自织金县人民法院(2020)黔0524刑初33号刑事判决书)。如果事实果真如此,试想,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辛辛苦苦攒了十多年的钱,一下子被盗窃了,盗窃者的行为是多么的可恶、可恨,盗窃者被判罪也是罪有应得。

然而,此案卷宗中,这张涉案银行卡的流水显示,十多年来,卡内一直只有很少的余额,直到申诉人李某到陈某群家与其儿子陈某剑共同生活前的201879日,此卡中也只有存款余额0.209927万元!就在申诉人到陈某群家中生活的8个月的时间内,陈某群往卡里猛存了13.929309万元证据证明,受害人陈某群是在向公安机关说谎!

发后,申诉人李某父母对受害人陈某群家庭经济来源情况进行了调查:陈某群家在织金县和平路213号有一个小商铺,但是没有在这个商铺中做生意,而是在商铺对面自己搭了一个小棚子,开了个小摊,支了两张桌子,卖烙锅和汤圆。据街坊邻居说她的生意比较清淡,月收入不超过五千块,每月纯利润约三千元左右。也就是说,申诉人在陈某群家生活的8个月时间内,陈某群的合法收入仅三万元左右。13.929309万元巨款又是从何而来?无非有三种可能:(1)陈某群把自己其他银行卡上的钱转存至涉案银行卡上;(2)陈某群向亲朋好友借贷并向涉案银行卡转存;(3)陈某群将非法所得转存至涉案银行卡内(法院为申诉人指派的贵州省茂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明权告诉申诉人父母,陈某群因为贩毒,现关押在监狱)。以上三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能清楚地证明申诉人无罪。

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在短短的数月之内,迅猛的往涉案银行卡上存13.929309万元巨款完全超出她的合法所得;完全超出她个人的能力所及;甚至是违法犯罪所得。陈某群如此的疯狂作为,她的目的是什么?因为申诉人李某是陈某群的“准儿媳妇”,陈某群短期内向涉案银行卡内转入大量资金,应理解为陈某群重金笼络“准儿媳妇”李某的行为。在织金县娶一个儿媳妇要花10万元至30万元。但陈某群儿子因吸毒进戒毒所后,陈某群娶儿媳妇无望,花出去的钱“血本无归”,这致使其向公安机关作证时说谎。这一过程反而证明申诉人的盗窃罪不成立。

二、申诉人获得涉案(银行)卡内货币的支配权(所有权)是被动善意取得

货币与实物不同,货币的所有权与支配权是连体的,这便是著名的关于货币“占有即所有”的特征。

本案涉案银行卡的支付密码(支配权)是受害人陈某群告诉其吸毒的儿子陈某剑的,而陈某剑又将涉案银行卡的支付密码(支配权)转告了申诉人李某。申诉人李某获得涉案银行卡的支配权完全是被动善意取得。

这种情况下,怎么也扯不上“盗窃罪”。

三、涉案款项含有陈某剑的毒资

受害人陈某群的儿子陈某剑是一个严重的“瘾君子”,20188月陈某剑从戒毒所出来,到2018119日再次被警方抓捕强制戒毒,这期间所花费毒资是多少?毒资来源何处?明显只能来自涉案银行卡,公诉机关不能证实毒资来自涉案银行卡之外,原审判决却让申诉人为银行卡内消费的全部资金负全责,系明显未查清事实,无异于判令未成年少女李某为吸毒人员购买毒品。

四、原审采信证言断章取义

原审采信受害人陈某群儿子陈某剑的证言:“支付密码是我和李某在一起时我告诉她的,我从来没有允许李某登录我的微信提现卡里的钱。”(引自织金县人民法院(2020)黔0524刑初33号刑事判决书)这本是前后矛盾的一句话,告知支付密码即为允许他人使用资金,法官又何以据此判定申诉人李某犯“盗窃罪”?

原审同时采信陈某剑哥哥耿忠元的证言:“陈某剑叫李某拿他的手机给我,李某说她没有手机用,她自己先用,后来我问她要过几次,年底李某才把手机给我”(引自织金县人民法院(2020)黔0524刑初33号刑事判决书),这个证言反而证实陈某剑的证言是在向公安机关说谎。

现在我们将陈某剑、耿中元两兄弟的证言合在一起分析,就会发现,如果陈某剑不想让申诉人李某动用涉案银行卡上的资金,他至少有两次阻止的机会:第一次,当陈某剑告诉申诉人李某涉案银行卡支付密码后可以立即修改密码;第二次,陈某剑的哥哥耿中元和申诉人李某一道去戒毒所看望陈某剑时,陈某剑完全可以叫其哥哥强制阻止申诉人动用涉案银行卡上的钱,收走手机。而这所有的一切陈某剑都没有做。原审断章取义采信陈某剑前后矛盾的证言的后一半证言,判决申诉人“盗窃罪”,涉嫌枉法裁判。

五、申诉人案发时系未成年人,原审采信涉嫌吸毒、贩毒人员的谎言判申诉人“盗窃罪”,情何以堪?法何以堪?

申诉人李某案发时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在父母眼里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即便是原审判决采信的警方的证言也如此说:“李某表现一般,无其他不良习惯”。就这么一个单纯的未成年少女,是怎样走进一个不停止贩毒、吸毒人家庭的,又是怎样去歌厅酒吧进行高消费学坏的,又怎么被判决有罪的,起初申诉人父母毫不知情,直到出事后才知道一星半点消息。

现在令申诉人父母日夜揪心的是,自己的孩子在那个不停止吸毒、贩毒的家庭里生活几个月,是否也染上毒瘾?而这一切都是本案所谓的受害人陈某群母子造的孽。

一级大法官胡云腾说:“判断法律真实主要靠证据,追寻客观真实还需要良知”。我们呼唤良知,也请求你们法院,给未来的孩子们留点希望吧!

 

此致

人民法院

 

代为申诉人:

2020     

 

 

 此致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

 

2020724日星期五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服务宗旨

     依照法律    注重证据

     尊重科学    绝不违心

 对于我们办理的每一个案件,都力求做到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完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